栏目导航
当前位置:主页 > 首页 > 正文

台一网红晒接种高端抗体数据 赵少康:没产生有

日期:2021-09-18   

  台网红“四叉猫”晒接种高端抗体数据,赵少康:没有产生有意义的抗体,无法抵抗病毒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张天行】民进党当局拼命鼓动民众接种没有经过三期人体试验的自产高端疫苗,接种效果究竟如何如今有了答案。

  据台湾《联合报》9日报道,岛内网红“四叉猫”8日在脸书分享称,他8月23日接种高端第一针,相隔15天后去抽血检验抗体,结果验出的抗体数值是35.4,而参考数值要在50以上,因此得出“有产生抗体,但数值偏低”的结论。台防疫指挥中心医疗应变组副组长罗一钧9日回应称,抗体生成是连续的过程,第一、二针之间抗体生成本来就不是百分之百,现阶段没有验到抗体是意料中的事情。他称,不鼓励民众自行去检验。防疫指挥官陈时中还称,个人抗体有高有低、有人没反应,是否接种其他疫苗或追加剂数还要参考国际数据,况且“打疫苗没反应的人很多,我以前打乙肝疫苗也没反应”。

  “中广”董事长赵少康称,高端公司的解释是要打第二针才能产生足够抗体,但根据资料,打完第一针英国阿斯利康疫苗后可以产生5至47倍的中和抗体,打完第一针莫德纳后可以产生10至69倍的中和抗体,明显比高端多得多。先不论打了第二针高端后到底能产生多少抗体,以及这些抗体能够支撑多久,“卫生福利部”和“食药署”没有及早坦白地告诉相信他们的60多万接种者,“是非常不诚实、不道德的”。他直言,抗体值小于50等于没有产生什么有意义的抗体,无法抵抗病毒,更不要说对抗德尔塔变异毒株了。

  连日来,岛内暴发幼儿园群聚感染,截至9日已有27人确诊,但民众热切期盼的疫苗仍严重不足。陈时中声称,要全民打第二针,“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目前的策略仍是以冲高第一针接种率为主。中时电子报提到,“行政院长”苏贞昌之前带头接种阿斯利康疫苗,但时隔数月仍未打第二针。苏本人9日回应称,他曾公开宣示疫苗没人敢打他率先打,疫苗不足他不抢,因此至今尚未打第二针,“待疫苗数量足够后,一定会公开接种给大家看”。不少人解读称,这是苏贞昌在亲自认证“疫苗不够”。《中国时报》还报道称,台北市各区里长早在5月底就接种了第一针疫苗,至今已过14周,许多人仍苦苦打不到第二针。

  国民党台北市议员张斯纲痛批陈时中一直耍嘴皮子,说什么未满12岁的孩童不能打疫苗或有些民众不想打之类的,他就想问扣除这些人之后,现有疫苗足够让其他民众都打到第二针吗?“很显然目前就是不够”。张斯纲痛批道,当世界上已有地区在追打第三针时,陈时中却一边嫌民间帮忙争取明年3000万剂德国BNT的数量有点太多,另一边又说全民打第二针是不可能的任务。赵少康批评陈时中“前后矛盾、神经错乱”,当局实行一连串错误政策现在竟双手一摊,简直令苦等疫苗的民众欲哭无泪。他强调,面对德尔塔毒株惊人的高传染力,陈时中仍死守全民先打第一针的政策,真是冥顽不灵又不负责任,此时应该第一、二针双管齐下,在拉高第一针接种比例的同时,针对高风险对象与老人加速接种第二针提高保护力,否则第一针都等于白打了。台北市长柯文哲还说,应该是“愿意打疫苗的,都可至少打两针,这是政府的基本责任”。他呛声当局打疫苗根本没有规划,“来多少就打,每天急就章”,“别人家送我们多少,人家送我们什么,我们就打什么”。

  中时电子报刊登的一篇评论称,德尔塔毒株眼看即将在台湾形成大患,但疫苗覆盖率始终未能达标,接种速度奇慢无比,当局不但未能加速疫苗的采购,且仍执着于接种一针的“伪覆盖率”,真正的疫苗覆盖率仅有4.1%,距离七成目标之遥远难以计算,尤其是已接种第一针的民众,第二针尚漫漫无期,不免人心惶惶。文章说,当舆论呼吁“全民接种”时,陈时中又说“不可能”,所举的理由更是荒唐幼稚,谁不知道如果将“全民”解读成100%,是绝无可能的事?但陈时中明知所谓的“全民”指“大多数民众”,却故意用话术扭曲,“一味卸责、一味傲慢,还能够给百姓任何期待吗?” 【编辑:朱延静】